2012年3月26日 星期一

【轉載】薄熙來下台驚人內幕-王立軍自白



薄熙來
201228日上午,飛機的引擎聲響起來了,從成都到北京,這條航線以前多次飛過,但從未像今天一樣心情複雜,悲喜交加,浮想聯翩,過去是隨從和保鏢雲集,盡顯地位的重要和人生的輝煌。但如今呢,邱進卻坐在我的身邊,還有國安部的多名特工,我成了籠中之鳥,雖然飛出了薄熙來的手心,但依然困於體制之中,無疑地,也許這是我一生最後一次展翅,但我不難過,我畢竟盡力而為了,不論是整人,還是被人整,我都搞得轟轟烈烈,既使保不住命,也沒帶走秘密,我讓這個沉寂的世界聽到了我的聲音……是的,伴著飛機噪響的引擎聲,我覺得有巨掌在把我一下子提升起來,只是我已經脫下警服,變成了裸體,還原成了真實的自我,我看到了銀灰色的機翼和棉絮一樣的烏雲,陽光的斑點在燃繞和跳躍,像我的回憶,暢想,悔恨,憤懣,憂鬱和期待,它們糾結在一起,化為精神的灰燼。我大聲地講話,希望邱進和世界上所有人能夠聽到,以下是我的自白︰

我欠了薄熙來一點人情
像我這樣的人,出身於草根階層,沒有顯赫的家庭背景,不像薄熙來那樣有靠山,要想出人頭地,實屬不易,但我生性繼承了成吉思汗的光榮傳統,好勝而勇猛,一心想幹一番大事業,既野心勃勃,又力不從心,這就急需貴人之助。

在鐵嶺,我剛當派出所員警時,最初的靠山是原公安局長王立洲,現在有人說,我是想利用他,確有這個意思,但也不全面,王局長給了提攜不少,使我由小員警當上了派出所長,並一路高升,成了他的副手,我很感謝他,稱其為“乾爹”,這一點不假,但反過來呢,我給他也出了不少力啊,實話說,中國有啥黑社會啊,都不過是些社會上的“小混混”,還有些人是與王局長,以及他上面官員有矛盾的企業老闆,只要王局長定了他們涉黑,我就被公安局當槍使,把他們統統打成 “黑社會”,即把人關進大牢,又把錢財當成涉黑資金沒收,使他們一輩子翻不了身。而且,還整出了保護傘。其實,那是對立派的官員,這一點,如同2008年被薄熙來利用一樣。

問題就出在這裡,當我擔任了副局長之後,我想直接聽命於鐵嶺的最高官員,誰再想通過“乾爹”中轉啊,得罪人是我的事,人情卻是他的,憑什麼啊?真是“此一時,彼一時”。於是,我們產生了矛盾,由於互相熟悉,反目為仇,我們搞得一塌糊塗,以致我把他整到監獄去了。是有點不仁不義的,但不厚黑,能爬上去嗎?……

除了此事,還有“人力車夫”張貴成告我的事,具體經過不說了,媒體上都有,實話說,是我執法犯法,又徇私枉法,中青報的記者一點沒寫錯啊,但人在事業頂峰,張狂之時,誰能聽進不同意見呢?

於是,上個世紀末和本世紀初,遼寧總是有人寫信告我,從鐵嶺,錦洲,一直告到省城和北京,幾度我“打黑英雄”的美名要破滅啊,真是萬幸,遇上了薄熙來,就像我在鐵法市帶領員警抓了楊氏兄弟,鬧得驚天動地,爭議不斷一樣。那時,是“乾爹”支持我,如今,卻是薄大哥力挺,他一個批示,告我的人都老實了!遼寧省的三長‘法院院長,檢察院檢察長,公安局長’不如薄省長的一掌,他的拿手好戲是先抓了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副院長田鳳岐,得!都沒聲了。我認准了,薄大哥夠朋友啊!
古人雲,士為知己者死,我那時想,憑著薄熙來的家庭背景,和學貫中西的才華,以及在北京中南海高層的人脈關係,再加上他敢作敢當的膽略和氣魄,一定能成“大氣候”,我願為其兩肋插刀,榮辱與共。於是,他和聞世震鬥,和張國光鬥,和仰融鬥,和劉湧鬥,等等。我都出生入死,全力以赴,甚至監聽老聞的電話,不,監聽和跟蹤所有的不服薄大哥的遼寧高官的電話和親友,一切的事,都是薄省長指示,我幹的啊。
那時,為了整垮聞世震,當上遼寧省委書記,奉薄熙來的秘令,我還親自到海城等地找他經濟犯罪的把柄呢。我盯上了聞書記的姐姐在那裡與人合股開的一家小車運輸公司,它由遼陽到佟二堡,但法人姓魏,生意做的不太大,沒啥價值,我找點小毛病,抓捕了魏手下的打手“號仔子”,判了十二年,但沒挖出聞書記親友啥事。哎,薄熙來很失望,沒想到聞是一個少有的清官,整不倒他啊……再加上胡溫不喜歡薄熙來,他只好繞開遼寧曲線上升。所以,薄熙來對我那時就有點不滿意,他讓我編故事整人,但對小民百姓容易編,對聞世震這麼高的封疆大吏,實在不好操作啊。所以,我欠他了一點人情。

薄熙來給了我一張文憑
王立軍
90年代末,我成了遼寧省的“打黑英雄”,當了錦州市的公安局長,有點野心膨脹了,想再升官吧,沒什麼文憑,咋辦?那時,我替薄熙來看守劉湧,立了大功,薄省長很懂我的心思,就主動對我說,現在,要想繼續進步,沒有像樣的文憑是不行的啊。我說,是啊,我當過兵,當過知青和職員,就是無緣進校園,既使進了,沒有基礎,怎麼學下去,穩拿文憑啊,薄熙來笑了,說,你呀,立軍,怪不得人家都說你彪乎乎的啊!……
他抓起電話給副省長夏某,他原是大連東北財經大學的校長,是薄熙來在遼寧一句話提拔的幹部,薄對他說了我的事,那頭的話,我沒聽清,但不久後,我就拿到了MBA的工商碩士文憑,喝,當時我花了28萬啊,但錢算啥,薄大哥一個令,找個老闆又報銷了!你說,我從此欠了他多大的人情啊!真的死心踏地幹一輩子也報答不完。

在那以後,我們成了死黨,經常來往的哥們很多,有原來薄熙來在大連金州的秘書,後來的安全局黨委書記車克民,文字秘書吳文康,他在大連一手扶持起來的民營企業實德集團的老闆徐某,還有我的老鄉趙本山,等等。總之,這些人非富即貴,都是有錢有勢的,但都有點遺憾和憤憤不平。他們說,你看,胡錦濤木納的樣子,像個傻子;你看溫家寶委瑣的神態,像個白癡,你看習,李,嘿,不說了,反正我們這個圈子的人,圍繞著薄熙來,轉來轉去的,覺得誰都不如他。薄熙來長得一米八的大個子,相貌堂堂的,出口成章,談笑風生,一口流利的英語和京腔,舉手投足,儼然大國之君的形象,在他的主持下,我們經常商量怎麼辦,他才是個商務部長啊。後來爭了個中央政治局委員,卻是排在徐才厚之後的最末一把交椅,這是笑話,他當然不甘心,我們也燥動……漸漸地,我們設計了一個行動方案,先籌集資金,收買媒體為其造勢。後是選調人才,主要是能寫的文人,為他賣命,還有精於搞事的馬仔,在政敵的地盤上糾纏不休,我還親自找人出錢出力,在2007年初的人代會之前,收買人大代表,讓他們鼓動薄大哥當上副總理。

實際上,在黨的十七大上,我就奉薄熙來之命,和車克民等薄的一批死黨,通過大連萬某房地產開發企業,斥鉅資收買了一些黨代表,力捧薄熙來進了政治局。老百姓被媒體忽悠,知道個啥?還以為誰有能力就升官呢!連這家房地產公司的老闆王某自己也買了一個十七大代表呢!薄做為回報,把商務部系統的遍佈全國各地的生意,都批給了王某,你沒看到處都是萬某商業廣場嗎?……我們花錢收買的人,一個是前任的中央領導江澤民,李鵬,李嵐青,等等。這些人,不論要錢,還是辦事,都是大手筆啊;一個是各省市自治區的中央委員,這些人有的比較廉潔,有的十分貪腐,反正能拉一票是一票,我們組織了一個班子,什麼人才都要,什麼手段都使,也就盡了最大的努力。但由於胡溫的力阻,未能如願。薄大哥後來下派重慶當了市委書記,我們一聽氣炸了肺,薄大哥當然不服輸,我們決定最後賭一把。

我成了薄熙來的打手
現在回頭想一想,薄熙來有雄心大志,早就謀劃了一個思路,也相應地結交了一批人才,像我這樣沒腦子的人,正中下懷,我從一開始,受恩於他,就是一種鋪墊,他把我當成一條狗,先喂了一點肉食,我就高興地搖尾乞憐。

2008年是我生命歷程的轉捩點,薄熙來由過去的暗中用我,到把我這個“打黑英雄”推到了前臺,是深思熟慮的結果。此前,“唱紅打黑”不是我策劃的,真正的策劃人是谷開來,徐鳴,吳文康等人。聽說,還得到江澤民,李鵬,周永康等人的支持。薄熙來的用意非常明確,分兩步走,一步是十八大入常,一步是取代胡錦濤。他們說,首先,得有一個綱領,怕調子制定的太高,胡溫生氣,阻力太大,就叫“唱紅打黑”,“唱紅”是證明薄大哥根紅苗壯,必須接班;“打黑”,一個是打掉賀國強和汪洋的哥們,找出“保護傘”,二是把那些影響社會穩定的“小混混”,和不服從薄熙來領導的企業老闆連在一塊,全部包裝成“黑社會”打掉,財產全部沒收,這樣一來,既順應了老百姓仇富仇官心裡,又為收買媒體和人心找到了財源。

薄熙來告訴我,徐鳴原在商務部研究室工作,點子多,文筆好,有謀略,主要是給他做大氣磅礴的策劃;穀開來北京熟,人緣廣,懂法律,主要負責溝通中南海與重慶官場的資訊和關係;吳文康是大連舊部,情況熟,比較忠誠,他負責薄熙來的日常事務安排;車克民深知特務系統的內部運作,負責薄熙來在香港及海外資訊的收集,整理,並指揮分佈在境外的由薄嫡系的間諜網路,主要是對撰寫不利薄熙來文字人士的監控和跟蹤騷擾,等等。此外,還搞了一個保鏢班子,跟著薄瓜瓜。據說,這些人與基辛格有秘密來往。

我做什麼呢?我問他,薄熙來說,你抓住公安局,第一步先在私下和網上找到汪洋,賀國強舊部的違法犯罪的證據,再展開下一步行動。他許諾說,你放手幹吧,這裡不是遼寧,我作為政治局委員全力支援你,你不要在乎什麼公檢法司,什麼程式,什麼議論,必須狠狠地打,要打掉汪洋他們留下的一切關係,要最少籌集 1000個億,好好地與上面玩一玩。至於你,先當副局,再上正局,然後是副市。總之,徐鳴是“想錢”,何事忠是“花錢”,你是“搶錢”。

我聽了樂傻了,這可是“三級跳”啊,過去是正廳級。現在,有望節節高升,這是我多年夢寐以求的啊!但還有點不托底。薄說,這算啥?我當了政法委書記。你是公安部長,我當了總書記,你就是周永康,現在,你要人,我給;你要錢,我給;你要武器,我找張海洋和周永康,都也給!我說,從遼寧調一些弟兄可以嗎?薄熙來當即說,你調多少給多少,那邊不放,我打電話。我說,過來提升行嗎?薄熙來說,你說了算,這裡組織部門有不批的,你彙報我,我親自打電話,有不順從的,找個理由抓起來!看誰敢不支持你?!我們是吃生米的!我這才放了心。

其實,此前的200712月至我到任之前,薄熙來的心腹就已經做了電話監聽和資訊搜集工作,他們發現,賀國強和汪洋雖然離任,但在當地還很有基礎,不僅群眾擁護,而且,官員也大都戀舊,特別是司法局長文強和公安局副局長彭長健等人,和北京經常聯繫,從監聽電話中,薄熙來得到大量資訊,他對我說,一定要趕快找到他有罪的證據,必須立即拘捕他,並足以治死才行,這樣才能給提拔他的張文彬看看,給賀汪瞧瞧,給其他的大批官員一點顏色看看,殺一儆百,才有效啊。

於是,我撒下了一張大網,表面上和文強還一桌吃飯喝酒呢,私下找到了一個“污點證人”季鉦瀚,他經常在金科酒店聚賭,被我的弟兄們盯上了,很快抓住了他的把柄,為什麼單找他?一是他是文強手下的哥們,二是他有錢,三是他膽小怕事,見風使舵。果然,他坦白交代了有關文強的許多壞事。順藤摸瓜,證據在手了,但薄熙來說,他的後臺太硬,牽扯的人太多,必得掀起一場“唱紅打黑”運動,先把人唱暈,再把他們打垮。不然,沒有意思,而“打黑”規模大,要傷筋動骨,不請示中南海不行,不經成都軍區同意不行。於是,薄熙來對我面授機宜,和我談了幾次,每次都是幾個小時啊,我們連細節都研究好啦!

接著我們誇張了“愛丁堡事件”。本來,這是一次孤立的一般性的刑事案件,我們把它和富豪陳明亮,樊奇航等硬是連在一起。實話說吧,一半的情節是虛構的,水庫裡的槍是假的,我找人丟的,證人的證詞是屈打成招的,目的是將此事和老闆拼湊在一起,以便搶奪陳明亮的巨額財產。這方面季鉦瀚也幫我做了不少工作。此外是“319槍擊案”,這全是虛構的,我從東北鐵嶺找了個人,給了點錢,讓他襲擊了哨兵,轟動了全國,激怒了成都軍區,薄熙來立即上報,胡溫上了當,都同意重慶“打黑”,我們樂壞了,你沒看“319事件”之後,薄熙來對香港鳳凰衛視講話時的神態是興奮的嗎?他說,不必大驚小怪,那一瞬間,我從薄熙來的臉上看到了殺人如麻的得意表情,有點心裡打鼓︰他表演得真好啊!但不怕露了底牌嗎?好在媒體緊緊地操控在我們手裡,早在中國作家山城開會風波時,就用高壓迫使媒體不停地檢討和撤職總編而嚇壞了他們。

轉折是從文強和陳明亮之死開始的,老百姓誰不恨當官和富豪呢?“唱紅打黑”,一下子威震全國,我們包裝拼湊和策劃了600多個黑社會,數萬人被抓,數千人被判刑,數百人被判重刑和極刑,數十人是富豪,不僅老百姓一片歡呼,而且,官員全都聞風喪膽,順從了薄熙來,更重要的是,我們以罰沒追繳為藉口,一下子搞到了1000億的民企財產,由過去的政府窮,到現在的政府富,我們公安局是分配財富的老大。哈,哈,那段時間,我可是富得流油,朋友如潮。你想,光彭治民的財產就是90個億啊,希爾頓酒店的生意紅火著呢,一夜間成了自己可以支配的財產。因為是涉黑,他家人敢斤斤計較嗎?因為要拍賣,誰敢不求我?因為坐了牢,誰能不向我們低頭?薄熙來說,錢到了國企,我們派個哥們去當董事長,這不等於是我們說了算嗎?所以,一時間全世界的客人都來湊熱鬧,因為我們有錢嘛。

實現了三級跳
我真是春風得意啊,薄熙來真夠哥們意思,給我了一個副市長幹,不過不順利,人大無記名投票,兩次沒通過,薄書記火了,親自過來監票,媽的,重新投票,還說,這裡文強多著呢!還要再殺幾個貪官嗎?立即,高票當選,我當上了副省級幹部,那天我樂飆了,喝酒慶賀多了點,一下子跌倒了,腦袋撞在浴缸的牆上,昏了幾分鐘,後經過治療,並無大礙,但從此就迷迷糊糊的。所以,日後的抑鬱症被他們說成“休假式治療”,也有點由頭。

不過,凡事都有點因緣報應,我當了副市長兼公安局長,還成了媒體光環籠罩的“打黑英雄”。但自從腦袋被撞了就神志不清,過去的幾件事總在眼前晃悠︰

一是烏小青之死,他和張韜的事都是整文強整出來的,張副院長是北京下派幹部,原先,薄熙來就煩他。因為薄熙來認為,下派幹部是胡派人馬安插的“眼線”。所以,抓了他的貪腐案件;而烏小青呢,沒有根基,但執行庭有權啊,把他和張副院長連在一起順理成章,但這小子不扛打,我們在“打黑基地”裡審訊他時,弟兄們出手重了,把他打死了。其實,死個人像死個雞,算個啥?但他是法官啊,沒辦法,我們就編了故事,偽造了證據,讓他在看守所上吊了,這不太合情理,但薄熙來不在乎,說給他家屬多點錢,叫他閉嘴算了。

二是文強死前的事,他剛開始不交代還嘴硬,我跟薄熙來彙報了,他說,整他有一招,先抓他兒子,再與他講條件,做私下交易,我就照做了。果然,此後文強被愛子心切的感情徹底打敗了,交待了不少問題。我又做了彙報,薄熙來親自看了審訊錄影,說,不行,得叫他檢舉揭發賀國強和汪洋,如果不講就判死刑,如果順從,就是死緩,文強一直不從,直到臨死的前幾天,才寫出了一些材料,還錄了音。薄說,不要判死緩,一定要立即執行。我說,已經都承諾他了,咋辦?薄說,立軍啊,你怎麼又飆了,把證據騙到手,必得殺了他,才能是鐵證啊,永遠不能翻案!我愕然。

他又說,臨死前,不要告訴他執行的時間,但你找他秘談的事,要大張旗鼓地報導,讓中南海知道,這些材料複製兩份,給胡錦濤一份,再留我這裡一份。但我當時藏個心眼,也自己留了一份。後來聽說,薄熙來就是用這個“秘密武器”嚇退賀國強和汪洋的。汪洋在重慶任職時間短,比較清廉,事不太多。但賀國強的故事就太多了,我不知道胡錦濤是怎樣擺平了賀和薄的。反正遼寧省對薄的問題的調查一直辦辦停停,抓了又放的,形勢不明朗。但薄有一次對我說,這叫當官的“大智慧”,雖然,我撈點錢,但誰不撈?就看誰能先抓住誰的把柄?先下手為強,才是大智慧啊。奉薄的旨意,我抓了文強的兒子一年多,沒少折磨他,現在,想來這都是在作孽。

三是王紫漪,就是“亮點茶樓”的那個騷娘們,她不就是養幾個小姐嗎,全國哪裡沒有?薄書記在大連的住家樓下還有呢!為什麼單抓她們姊妹呀。原來,她們生意做的不大,但跟很多政府官員有一腿,既和自己幹,也給別人拉皮條,把政府一些官員整得鬼迷三道的,我彙報給薄,他說,政府官員支不支持我們,全在這裡了。這是一個強迫他們聽話的機會,我們細細地商量了方案。於是,我們不僅抓了她們姊妹倆,還槍斃了一個,在海外引渡她回來前,還故意通過媒體大造輿論,叫常亮舉著牌子,在飛機場招搖,這就是給賀國強等人看的。我們在說,你和你手下的人,都去“亮點茶樓”打過炮,我們都知道啊。於是,從此,重慶一大批官員被治服了,對我們的指示十分順從,像綿羊一樣,為啥?還不是有把柄抓在公安局手裡?

四是李俊案,實話說吧,這是牽扯成都軍區的大事,他和軍區合作了20多年,購買了幾塊土地發了大財,財產45個億啊。光銀行現金存款就兩個多億啊,張海洋當政委時看好了一塊,想叫李俊交出一點,給他小佷女搞房地產,她也想賺點錢唄,但李老闆不給面子,張政委很生氣,而且,張還想利用這事整肅政敵,就找薄熙來幫忙,薄告訴我說,這事得辦呀,軍隊沒小事,必得辦好,這是感情投資的佳機。再說,他與我從小穿開襠褲一起長大,也不能不給面子。於是,我找戴小華偽造了匿名信,假裝收到群眾的舉報信才查他,把李俊抓起來了,關了不長時間,他給了部隊4000多萬擺平了。但答應給個人的錢沒兌現,薄熙來又下令抓他,這小子命大,他“跑路”了,我們就抓了他們家30多口人,都判了刑,李俊的哥哥李修武判了18年,薄熙來說,讓他死在監獄裡,誰叫李俊在海外大聲喊冤呢!

此外,還有傳播“一坨屎”的林業局幹部方迪,敢於頂撞薄書記的黎強。還有,也是被我們誇大其詞,整成“黑老大”的龔鋼模,趙光裕,等等。特別是律師李莊,這事使薄熙來很勞神。他說,彭真的兒子與他做對,不整倒李莊,臉往哪放?於是,我們就又偽造了證據,情節是編的,證詞是假的,判決是“走過場”。尤其是那張李莊洗桑拿浴的照片,是電腦技術合成的,我下令公安局把假材料給了中青報,說來也巧,正好1999年中青報還批過我呢。如今被我們利用了,真是 “風水輪流轉”啊!但這事整大了,也整漏了。第一季,我們贏了,把律師嚇破了膽;第二季,卻尷尬地輸了。

實話說吧,就輸在胡溫都做了批示,說不能再判了,陳有西,賀衛方等律師都火了,正在串聯呢,就派李源潮去壓薄書記,他也不得不收回成命。我說,既然喊出去了,要再判他幾年,拉出的屎不好收。但薄熙來不在乎。他說,先給胡錦濤一個面子,找人盯住李莊,以後我們哥們上去了,他能逃出如來佛的手心?但我覺得我們的處境有點不妙。於是,我派兄弟們監控了李莊的助手馬曉軍,也恐嚇了律師朱明勇等人。但效果似乎不太好,我向薄熙來彙報,他說,一不做,二不休,無“毒”不丈夫,下手不狠,怎麼能成事業?於是,為了毀滅證據,我們又搞死了檢察官龔勇。因為我們發現,他是文強案的知情人,當時是由他起訴的,他提出過異議,我每當想到他,心裡就打鼓,現在,中紀委的人再找他,還不得出另外的結論?所以,我叫弟兄們請他吃飯,在酒裡放了點東西,他就死了,我們為了欺騙輿論,就給了他一個烈士的稱號。死了身上蓋了一面黨旗,還給了點錢,家屬樂呵呵地呢!中國的老百姓好騙呀!

其實,唱紅“打黑”運動中死得人多著呢,只是都被包住了,沒讓媒體知道,告訴你一個準確的數字,有幾十個人非正常死亡,有上百個人被打得殘廢或受傷,有上千人被刑訊逼供,有上萬人受到株連。官方說,追逃了37萬人,實際上有10萬人左右,光忠縣就有61個追逃小組,可見,薄熙來搞得確實是“二次文革”啊,我是現代版的“謝富治”。

自相殘殺,星夜逃亡
我原以為薄熙來能一步登天,因為不光周永康,李長春,李源潮去考察,連習近平也去捧場啊,誰不肯定“重慶模式”呢?但不料,轉捩點就在2011年的 610進京“唱紅”這件事上,海外媒體預先揭了薄熙來的老底,說這是地方挑戰中央,在進行“逼宮”,這下子亂了營,不是“唱歌”本身對不對的問題,而是點到了薄熙來的死穴。以前,中央以為他西部大開發,搞點花架子和造點聲勢也沒啥。我最先也沒想過薄熙來為了上位,敢於公開挑戰黨中央,並且以打黑為幌子,徹底否定了鄧小平改革開放30年的成果,還成立了以蘇偉,李希光等人為首的“梁效”寫作班子,制定了新的行動綱領,這下玩大了。

你想,雖然講黨內民主,但畢竟是中央集權的泱泱大國啊,怎麼能容忍呢。所以,只有賈慶林出面象徵性地看了一眼文藝演出,再加上“唱紅”第一站是“二炮”,張海洋是新任的政委,可能是李俊案被中央軍委查覺了,正在張與薄打得火熱之時,他被調到“二炮”當政委了,薄熙來還不收斂,還去鼓動“唱紅”。胡錦濤能不起疑心?我跟薄提過謹慎從事的問題,他說不怕,徐才厚和吳勝利等人,都是他的鐵哥們,吳文康也證實說,徐的原籍是大連市瓦房店,其表弟徐長源在那裡搞房地產開發,薄熙來沒少幫忙,而吳勝利以前在大連水面艦艇學院任職,也與薄有舊,江澤民,李鵬,朱熔基等也支持他,還有羅幹的佷子羅韶宇也在重慶有大生意,等等,薄熙來胸有成竹地說,大膽地幹啊,人生能有幾回搏,愛拼才會贏!

後來,我發現苗頭不對,控告我們的人越來越多了,除了北京的律師界數百人,還有涉黑家屬的數千人,以及遍佈海外媒體的批評文章,特別是李俊托人展示的證據,既有公文,也有圖片,還有合同和發票,這使薄熙來對我很生氣,成都軍區受到中央軍委的批評,各級官兵對我們都有意見,薄熙來生氣地說,我們是拍馬屁拍到了蹄子上啊!這件事讓人家抓住了把柄,還把成都軍區得罪了,真的沒想到。我派了四個追逃小組去海外找李俊,走遍了五大洲,錢花了上千萬,也沒抓到啊!我下令把政治部主任周京平給調了職,也拿李俊的家人出氣,狠判了李修武等人重刑,但是,薄熙來還是不滿意,懷疑我故意在給他上眼藥水。而其“刑法泰斗”趙長青也出來幫李俊講話。媽的,他是薄的常年法律顧問,卻叛變了,這如何是好?

從去年底開始,情況變得有點不妙,薄經常偷偷地回北京,以前經常帶著我。現在,故意瞞著我,講話也留一半,還神秘兮兮的,我有點心寒。難道他會拋棄我嗎?這可是不仁不義啊,因為我殺了人,關了人,雙手沾滿鮮血啊,他如果為了上位,丟卒保帥,那我就成了犧牲品啊。我的弟兄從東北來的,已經有60多個,被我安排在各個重要崗位上,其中有幾個搞監聽的,告訴我薄熙來接待了中紀委的人,那些人秘密地與涉黑被判刑的親友交談,得到不少證據,他們來往相當頻繁,是不是想翻案呢?還有操東北口音的人,帶過來鐵嶺的資訊,那邊公安局也出事了,這種體制,幹部誰不貪呢,聽說也牽扯到了我,心裡有點打鼓。於是,我問過薄書記,他閃爍其詞的,但也點撥我說,要想叫他保我,必得跟他再做一點事,什麼事?他終於告訴了我行動計畫。我聽了。出了一身冷汗。

說實在的,我只想跟他一級級地上,搞個官當當,從未想過要搞地方軍事政變和警變,進而篡奪中南海的最高領導權。此前,他大筆撥款,我不斷地擴充地方警員,先後多次向全國招警,還買了多輛裝甲車,建立了國賓護衛隊和女警隊,等等。還借基辛格來訪演練了一把,但只是滿足我的虛榮心,為我當上更大的官造勢。但讓我秘密地搞暗殺和綁架國家領導人,從來不敢想啊,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。但薄熙來胸有成竹,他說,2月初要去雲南走一趟,見見14集團軍的人。此前要參加軍事演習,要給成都軍區送毛澤東銅像,還不是為了搞亂軍心?總之,他做好準備,一旦進不了常委,立即和胡溫翻臉,宣佈獨立,登高一呼,開始北伐,我嚇壞了,但沒露聲色,我知道公開反對,必死無疑。

此後,好多天我吃不下飯,睡不好覺,總往解放軍西南醫院跑,醫生說我得了抑鬱症,和那次酒後撞牆有關。薄熙來知道了,對我產生了懷疑,我原以為大不了不幹了,我回遼寧錦州吧。但不料他太陰冷,先下手抓捕了我十多個弟兄,有秘書,有司機,還有我的副手,我猛然醒悟了,他從一開始就想利用我,這和車克民不一樣,他們是患難兄弟,我是他事業頂峰來投奔的,他認為我不忠誠,很可能,他想把四年來幹的壞事全部栽到我頭上,要我的血染紅他的頂戴花鈴。

接著,22日,我忽然被宣佈改行了,下放冷落了,我當了最末一位的副市長,分管文教等。這其實是繳了我的槍,要進一步整我的先兆,看來,我得有所準備,我和他共事多年,知道他心毒手辣,翻臉不認人,他會暗殺我,或把我“雙規”,前者成功了,就把我的屍體上蓋一面黨旗,說我因公殉職;後者成功了,就把我當“替罪羊”。這幾年“唱紅打黑”的過失全部推到我身上,再判我死刑滅口,我認為前者的可能性最大。

果然,他刑訊逼供,打死了我一個弟兄,打殘了兩個我的下屬,他們都是專門跟著我從東北來的,舍家撇業,出生入死不說,還背了個惡名。那個可憐的弟兄,跟我混了幾年,連道別一聲也沒來得及,就默默地閉上了眼楮,我覺得對不起這幫弟兄啊。雖然,我對以前的“乾爹”有所不義,但他畢竟也整了我。現在,情況不同啊,我必須採取報復行動,我先假裝順從去參加了教育會議,爾後我請假去了西南醫院治病,薄熙來的秘探盯著我,我裝作沒看見。

25日,是一個星期天,我在家裡準備了一天,先是想自殺,又覺得不忍。我雖然幹了許多壞事,但我不是主謀,他給了我人情,我也賣了命,我們扯平了,誰也不欠誰的。他再玩我,讓我暴死或坐牢,太不夠朋友,估計時間不多了,我必須馬上行動,乘機去北京得買飛機票,就會暴露,出境更不可能,護照早就被收繳了,怎麼辦?唯一的出路就是投奔美國領事館。而且,只有三小時的車程,有成功的把握,但新的問題是,美國能接受我的政治庇護申請嗎?我不懂《國際法》。但我過去審訊過異議人士,也略知一二,我認為五種理由,至少夠一種。何況,我還有內部材料和機密檔,其中包括薄熙來貪腐和打黑養黑的證據,還有重慶鎮壓異議人士的事實。唯一不利的形勢是,習近平即將訪美,他會生氣,美國會為難。但不管,退一步講,申請失敗了,我可以把證據留在美領館,海外媒體會炒作,動靜一大,處理我的案子的人,必得提高層次,肯定就不會是薄熙來了,這是進退有路啊。而且,是此生此時唯一的活路……

我做出了決定,但如何出去是一個難題,我的居所樓下有“釘子”,他24小時監控我。而且,50萬個攝像頭不會留下死角,我從窗上望了一眼,看到了那個專門盯我的特務,他是車克民派的,我必得堂堂正正地走出去,調虎離山才行,我要讓他知道我在哪。以前,我常在星期天晚上去西南醫院看病,主要是因為工作太忙了,只要去了,就能一個電話把醫生叫來。所以,我下樓開車去醫院,“釘子”不覺得奇怪,只是把我的行蹤報告兩個人,一個是薄熙來,一個是設在西南醫院附近的另一個釘子,問題就出在此處,我上了醫院的高幹房間之後,辦完了事,再下來時已化裝換衣,樓下的“釘子”沒認出我呢,這也難怪,這家醫院屬於成都軍區後勤部衛生部管轄,還有一個牌子是“省第三軍醫大學”。它位於沙坪壩區,離成渝高速公路很近,此樓共8層,我在上面仔細觀察了一會,把我的手機放在頂層一個房間裡,把一個沒上卡的手機帶在身上。這樣,“釘子”及其上級就會放心,我是在“休假式治療”。

然後,我裝扮成一個婦女,戴了假髮,乘夜色下樓,那家醫院住院的人很多,我走下來時,他不會懷疑。以前,我藏了一輛汽車在此處,別人不知道,它掛的不是公安牌照,誰也沒差覺,我把自己的車丟在醫院正門,而由後門跑了,十分鐘之後就上了城南高速,即,往南充方向走。那時,我想起了李俊,他是我下令抓的,他的企業金龍玉鳳大酒店就在近處,他的事業也在沙坪壩區起家,我誣陷他的罪證是“釣魚執法”得來的,2010年底,他逃亡也是從成都跑的。現在,真像做夢一樣,時間不過一年多,我也朝成都跑去。啊,這是不是報應呢?

我在心裡默默地懺悔,害人真的害己嗎,“玩法”真的會被“法辦”嗎?我想退縮,但我別無選擇,我一路上心急如焚,但也不敢開快車,以免被堵截,好在很順利,經過三個多小時,我到了成都美領館,已是夜色陰沉,在接近倪家橋的時候,我把電話新卡插上,和裡面的人通了電話。其實,這一瞬間,成都市國安局監聽電話的人應當知道了我。但星期天是休息日,他們可能疏忽了,我得以進了美國駐成都總領館,並見到了剛從外面歸來的總領事何夢德。接下來的故事已在網上炒得沸沸揚揚,不必重複了。總之,這正是我所期待的,你薄熙來對我不仁,我必然對你不義,我不怕魚死網破,我唯一遺憾的是,我以前親自購買的警車和裝甲車,竟然被薄熙來派過來抓我。還斗膽包圍了美領館,而我買得高檔警服,還穿在弟兄們身上,但我卻成了敵人。更可笑的是,我買的50萬個攝像頭卻沒盯住我,這真是巨大的嘲諷!

當我申請政治庇護被拒,不得不狼狽地走出領事館時,一眼看到了禿頂的黃奇帆,他指揮著70多輛警車與四川省的國保,武警,國安人員對峙,像警匪大片一樣,我們發生了激烈的爭吵,他讓我跟重慶的員警走,我堅決地拒絕了。

他承諾我將對我“休假式治療”,永遠保持副部級的待遇。我說,再也不相信薄熙來的話了……

在一個警車裡,我還看到了一個警花。那天沒下雨,我設計的紅雨衣,她沒穿,但她的臉蛋兒紅了。是的,是我親自面試,把她錄用的,為了報答我,她曾給了我一腿,就是摔倒撞牆在浴室那天的事,別提她多麼風情萬種了……。但此時,她對我怒目圓睜,眸子冒火。我知道,我成了國家的公敵,給中共丟盡了臉,體制已徹底遺棄了我。我願意接受法律的審判,但我不想落入薄熙來的手中,變成了可憐的替死鬼,也不想在身上蓋一面血色的黨旗,去欺騙我的家人和群眾,我要讓全世界知道,薄熙來是一個危險的人物,他如果上位,將給中國帶來巨大災難。現在,我滿足了,也許我會成為“文強”第二,但我救了中國。